走進中持

企業文化

中持TeaTime

理想創造價值 經歷成就人生

(2012-05-22 16:37)作者:

分享到:

理想創造價值 經歷成就人生

 

編者按:4月20日中持TEATIME(成長季),請到了我們中持的董事長許國棟,和公司的年輕人們分享、交流。他是我們企業的創造者,是一位有前瞻思考的企業家,他同時還是江蘇環保產業研究院的院長。培養人、成就人是他非??粗氐?,他通過兩次創業的企業為環保行業培養了二、三十位高級管理人才,他也非常關心年輕人的成長,這些可能與他的第一份工作是高校教師有關系。他為什么能夠成為今天的他?他的自我奮斗歷程能帶給我們什么啟迪?他的說法是:理想創造價值,經歷成就人生。以下內容整理自許國棟TEATIME交流講話。


 

當代年輕人面臨的主要挑戰

 

今天我主要是作為個體來談想法,不是以公司管理者的身份來談。

我確實非??粗啬贻p人的成長,當然還不光是年輕人。在我看來,企業發展過程中,能夠不斷地讓人成長,不斷地成就人,是我本人非常大的樂趣,這個樂趣確實超過了掙錢的樂趣,熟悉我的人能理解我這句話。同時,在很長的企業實踐中,我覺得,企業能夠讓人成長,讓人對社會更有貢獻,這樣的機制和氛圍給每個人帶來的動力,是最強大、最持久的。所以,我長時間來追求的,就是營造這種動力和氛圍。

目前,我和中持管理團隊都知道,公司在年輕人成長的氛圍和環境營造方面,同理想相比還有距離。我們是新成立3-4年的公司,跑得比較快,中層力量的建設等方面,做得不是太好。我們會努力,但很難很快改變局面。

我們剛起步,并試圖將事業做大,成為發展比較長遠的企業。企業發展都需要人才戰略,即:人從什么地方來,放置到什么地方,怎樣幫助這些人,去發揮他們的才干,讓他們的工作和生活都更好,這是一個系統的人才戰略。我以前經營的公司,中后期逐步形成了一套完整做法,姑且不論其優劣,那套做法成就了很多現在三十歲出頭的人,這些人都是從畢業生中培養出來的。

年輕的中持還沒有形成自己的人才戰略,新時期有很多的困難。而且,我知道,年輕人的成長,現在跟以前的90年代相比,有很大的不同,更不容易。我不能說能用和大家相同的心態考慮問題,但是確實對這個問題有頗多思考——這是一種職責,為了將我們的事業更好地進行下去的職責。我也希望能有機會跟大家做更多類似的交流。我認為現在年輕人的成長面臨很多挑戰和困難,主要有以下四個方面:

首先,是大城市甚至一般城市里,快速的生活成本增加給年輕人帶來的壓力。這種壓力使現在的年輕人對生活和事業的把握,及“以我為主”解決問題的自信出現懷疑。這是時代氛圍帶來的挑戰。20-30年前,一個大學畢業生的工資,能養活一家人,而現在則完全不是這樣,很多人買不起房子,甚至住不起。這兩種狀態下,年輕人的自信,及其對生活、事業的態度是不同的。那個時代的年輕人總覺得自己能夠改變社會,現在很多年輕人則覺得無力、無助。

其次,現實地說,我們現在所處的社會,政治上不夠陽光,制度上不和諧,運轉嚴重脫節,甚至分崩離析。這樣的局面下,可能很難讓年輕人群體形成陽光明朗、積極向上、為社會貢獻的價值觀。若能有這樣的積極心態,我覺得那是難能可貴的。

再次,經濟發展嚴重不健康,這種不健康使得年輕人很難通過發揮自己的一技之長在經濟社會中有確定的貢獻,并能有自己的未來。你擁有服務和產品,但是用什么方式來贏得客戶,是非常難以把握的狀態。

第四,很多普通出身的年輕人,在競爭中處于“前有強手、后有追兵”的境地,這是社會發展到一定程度的產物。同以前時代不同的是,現在的年輕人走上社會就發現,60年代出生的一代像高山一樣豎立在眼前,他們不一定就很優秀,但是他們已經占據這個位置。同時,現在的就業壓力很大,如果你干不好,馬上新的年輕人又追上來。而在改革開放初期,直到90年代,當時的年輕人走上社會,會發現前面是一馬平川。

這是我通過持續思考總結的四個方面。我不是說如何克服這些挑戰,我也沒有答案。這需要我們一起探討,用我們的機制和力量,讓年輕人在我們這個組織中獲得更好的成長和人生價值,有比較一致的認識、信念和目標。

 

理想和經歷是個人成長的關鍵

 

既然是成長季,在這里,我跟大家分享一下這些年個人的體會。

第一個體會,理想創造價值。這是一個跟我在一起工作的年輕人高嵩幫我總結的。

我過去的工作經歷中非常重要的是有理想(笑)。

過去,理想跟共產主義教育連在一起,當時的年輕人接受的教育是,一定要為人民、為社會做點貢獻。具體到工作,我的理想一直是,將看到的力所能及去做好的事變成現實。最初離開高校,創建一個環保公司,原因就是看到80年代末的水處理工程、環保工程都做得很爛,而我的理想是要做好的工程項目,及至后來的環保設施運營管理,包括目前的研究院和平臺打造,都是因為我看到社會欠缺某樣東西,或者是有但是沒做好,我認為通過自己和周圍人的努力可以做好,機緣合適我就向這個方向努力。

理想是持續的拉動力,讓我永遠能找到可以奮斗并能游說大家一起奮斗的事情,包括建立一個良好的組織。

喬布斯的蘋果公司的一名投資人說,Always have a goal(永遠有目標),是事業成功的原因,而我要說,Always have a dream(永遠有理想),是我能夠貢獻價值的原因。我的指引主要是理想,是偏方向性的,理想是我創造價值的來源。在工作當中,和理想無關的東西,我會覺得索然無味。

第二個體會,經歷成就人生。這是全新麗的描述,意思大體差不多,經歷、見識對人生非常重要。

每個人之所以成為今天的自己,與他從小到大的經歷分不開;之所以能夠解決今天遇到的問題,是因為他都能根據過去的經歷做出判斷,找到答案。他那些或無憂、或哀傷、或幸福、或無奈的人生經歷,是一個個道具,見證了他的命運。這是一筆厚厚的人生財富,能夠成就奇跡,即使不能讓人一夜暴富或者一舉成名,相信在未來的某個時候也會出現一個讓他實現人生價值的機會,因為從經歷上說,他已經是個富有的人了。

從讀書時,我就相信一個人要有一些必要的經歷,這也是我為什么對工作一直有激情和動力的原因。

上大學時,從新鄉到北京的火車上,注視窗外的農田:在很冷的季節,也有衣著單薄的農民在干活,農田邊上是破敗的村莊。我知道那種辛苦,而這是中國幾千年來呈現出的樣子,我覺得應該做些事情改變它。

工作后,我曾離開北京,到江蘇等地。30多歲,在無錫辦工廠,呆過兩年;后來在昆山投資污水處理廠,住了半年。從1994年的太倉和路雪到2002年的太倉BOT,從鹽城TOT到金源江蘇分公司建立,我在江蘇學習很多,鍛煉很多,收獲很多。如果我只有大學的經歷和寫字樓的經歷,很多想法都不可能產生。

沒有對國情的了解,沒有在江蘇等地方的經歷,只有寫字樓的經歷,我怎么可能懂得企業的運營?前兩天,我跟邵總一起回憶過去的經歷,在無錫,為了做項目,我們去毛紡廠、啤酒廠,深入到先進的鄉鎮企業,去和企業家們吃飯、喝酒、談天論地,接觸到很多新鮮的東西:企業如何經營?南方經濟當中出現了什么事情?什么是三角債及怎么抵債?中央下達政策可能會有什么樣的影響?每天都在這樣的經濟細胞中工作和生活。如果沒有這些對國情的基本了解,沒有實踐,包括早期的、工地上解決困難的經驗,不可能獲得這樣的知識感受和體驗。

還有一個是見識,即你的見聞和知識。生而有涯,而知也無涯。我給大家看的那些照片,其中一幅是在日本的環境創造研究所拍攝的,這使我更深入地思考我們國家的環境問題。通過廣泛地接觸各類事物,有很多類似的東西給我很大觸動。如我國南方先進、發達的東西,日本、瑞典的環境管理和平臺機構建設給我帶來的思考,都非常有益。

經歷和見識,對一個人的成長、成熟來說非常必要。沒有人天生就知識豐富。我很不喜歡現在的上班制度:很多人每天對著電腦,沒有跟客戶纏磨的經歷,怎樣增加思考?能想出什么概念?為環境做出什么創造?不論是誰都不大可能。本身我們這些人就很難有國際化視野,因為從小被灌輸民族主義,又怎能妄談地球村的視野。為什么管理大師德魯克才可能真正有地球村的概念?他的經歷決定的,從小在許多價值觀完全不同的國家的顛沛流離對他是一種歷練和成就。對于年輕人來說,大多數時候是通過在國內的工作、交友、參加活動獲得經歷,千萬不能封閉自己。

人都有羞澀、膽怯、恐懼、沒把握的階段,很多東西不是天生的,是在工作的實踐中鍛煉出來的。在年輕人成長方面,我特別希望大家想想自己究竟經歷了什么。

我在企業管理過程中,經歷過各種酸甜苦辣,弟兄們一起創業、爭吵、分手,2004年香山戰略會上,我曾為此痛哭。正是這樣的經歷,培養我們成為不同色彩的人。

 

現場交流  微提問

 

問(@hsc1984):有人認為“時代比人強”,不要設定太多目標,做好自己的事,自然而然目標就達成。您怎么看?

答(許國棟的微博):前兩天我開了兩天的環境修復論壇,這個會比水的論壇都好得多。這讓我感嘆:一個上升時代、上升行業,多么培養人!我感覺到,5年來,從第一屆修復論壇開始,這個領域的專家和各界人士、團隊成員,即使天賦不太好的都成長比較快,現在,他們很自信,聲音洪亮,思維清晰。這是其他行業看不到的。

水、環保是一個長久的行業,都說這是朝陽行業,但是不是說你從事了這個行業,一定就是上升的。我覺得年輕人應該面向未來的細分領域,收尾的東西整體進步都不會太大。

我的體會是,剛參加工作的前3年主要是對行業的熟悉和認識,“跟著走”問題不大,有了基本認識后,要有自己的選擇。即使是在有初步認識前,我都偏向一個理想的、方向性的選擇。職業規劃不能告訴一個人怎么做是正確的,但是要對自己有起碼的要求。比如,以前目標是成為工程師的那些人,要求自己一定要經常下工地。目標不是工程師呢,也要根據實際情況確定要求。如果您就準備天天對著電腦,那能指望自己為國家做出巨大貢獻?(笑)

問(@V趙蓉):許多應聘的年輕人都提到對公司培訓、對組織機構培養自己的期待,您怎么看?

答(許國棟的微博):我開始就說了,我們公司育人的環境還有不足,但是我不會簡單從培訓做起。我們的創業團隊要更深刻考慮人才戰略問題:這個位置要什么樣的人來做什么樣的工作,你的能力能否跟公司、社會匹配起來,若不能,就調整人才戰略。

可能有一批年輕人在北京是附著式的存在,不見得能長出多大本領。我鼓勵大家真的要走出去,實現真正的成長。有些事情不是在北京的寫字樓里通過培訓就能獲得。

就拿我自己來說,我個人付出比較多的努力去江蘇做研究院的目的就是,增進對社會的了解、結識更多資源、物色更多的可造之才,通俗來說,這些其實也非常值錢。

問(@water_es):年輕人怎么獲得認同感?怎樣增強工作的動力?

答(許國棟的微博):社會的認同有點困難,正如60年代出生的詩人野夫所說:“20年來我們從未和這個邪惡的社會握手妥協”。個人的認同感我覺得容易獲得,在大方向上、理想上,角度對了,很容易活得認可,成就感毫無問題,因為,大家通過接觸能夠感知到你。

年輕人要學會自我激勵,并把認同感獲得的時限拉長,以年計甚至十年計,這個時候,價值認可的體現會有,成就感會更大。只要你堅持的是善的、對的東西。這好比對一個人勤奮還是懶惰的評價,一天看不出什么,半年大家就會有比較一致的看法。

問(@LISA游游):請談談在日本的耳聞目睹,如何促進了您對環境認識。

答(許國棟的微博):中持創業伊始,肯定不能簡單重復過去的事情,要想未來的事,包括人才戰略。創業要有未來的目標,這樣的事情才有前途,大家才能長期一起奮斗。正好清華大學環境學院的余剛老師,讓我去了解POPs問題。我從科普開始到學術研討,再到日本伊迪亞,去看環境研究機構,產生了一些新的想法。當時的感受是有很大的落差,而我也看到,我國未來也需要這些東西。

問(@綠茵陳):在事業發展的過程中,表達自我、說服別人的才能是從哪來的,您練過嗎?

答(許國棟的微博):對于創業過程,管理過程,還有其他很多方面工作,表達是很重要的事情。思維和表達互相推進,表達不清楚,就想不清楚;想不清楚,也表達不清楚。跟語言一樣,沒有某些字的出現,概念就不會產生。我們為什么把綠色生態基礎設施的詞找到,并在公共場合說出來?是一樣的道理。

問(@hsc1984):從事環境事業是否更需要社會責任感?這在成長中起過什么作用?

答(許國棟的微博):我上學到工作的所有動力都是為社會做出貢獻。上學期間,我曾經很喜歡理科,但是覺得某些科研活動是奢侈品。學了環境這行,我一開始就知道是直接為社會做事。社會發展到現在,人生歷程走到現在,我的事業心有很大改變,我也有看不清的地方,也在升級自己的理解。目前情況下,對社會現狀有不同的回答,尋找到努力方向是一種,混也是一種。

問(@丁秦的微博):社會和行業的未來會好嗎?

答(許國棟的微博):抬頭看,你就知道路。毫無疑問,100年后的中國肯定是民主自由的。抬頭看10年后的行業,你也會找到前進的方向。

問(@琢keren格):你們這代人的社會責任感、對政治的見解,高于我們這代人,比如我幾乎就不關心政治和社會的變化。這是時代的差別?

答(許國棟的微博):確實如此,這不是你個人的問題。我們這代人經歷了改革開放前后的過程,看到了變化,速度很快的變化。窮孩子的唯一出路是學習,這是最初的動力;到大學后,深切地感受到國家被禁錮后又被釋放開來的那種發自內心的暢快,這是后來的主要動力。我們有過那樣的時代——全民歡天喜地,所以我們對于不能繼續往前走感到難過。我們是那個時代的受益者,也為那個時代做了一些事。所以,很難不關心國事。

另外,我理解你說的對政治的冷漠。我想到了我的孩子這代——他們的年齡還是個位數,可能這個社會不見得需要所有的人再去像我們那樣去奮斗,我相信相當一部分中國人將會寬松自由地生活。但是一個社會的前進永遠需要沖鋒者、奮斗者,是不是選擇做這些人,以前是作為政治選擇,以后就是一個生活選擇。

要想改變國家的環境,創造者需要關心和了解,并以某種方式加入到社會的進程中。當然,現代社會的基本特征是多元和自由,人,可以有不同的選擇。

問(@喵生?。赫腥诉^程中遇到很多困難,您怎么看在北京很難招到合適人才的問題?

答(許國棟的微博):在用人問題上,我知道我們水務公司正在起步,試圖定型一些東西。很久以前,我就認識到北京已經不能存在一般的工程師了。90年代,學水處理成為工程師,在北京能夠支撐一個家庭?,F在同樣一個人,就很難實現。這是產業的規律。北京需要存在高級的工程技術隊伍——對全局、市場把握能力很強的,在鄭州等地配置工程公司的骨干隊伍,在宜興配置設備采購和安裝體系,這種離岸管理,是否滿足要求,我們正在觀察。但是只要看清楚產業的規律,就會明白在什么地方招什么樣的人,是能夠留住和長期發展的。

以后在北京,像喻正昕這樣的人會比較強,因為他們對國情和產業實際太了解了,等他們到了一定歲數,再跟北京的官員、資源打交道,恰到好處。他們才有成長的前途。不要把存在,包括在公司待下去當做目標,這不是成長,只是在大城市里附著性的存在和生活,而不是個人價值的創造和成長。選擇可以多方向,但是,成長的道路要有自己堅實的東西。


Copyright ? zchb.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持環保版權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2006776號